新奇

沉迷刀男 沉迷阴阳师 沉迷乙女 不能自拔 喵哈哈哈

(刀剑乱舞)今天也在努力刺杀审神者(5)

今天也在努力刺杀审神者(5)
接手黑暗本丸
高战力审神者
ooc注意 玛丽苏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啊哈哈 第一次写文好激动
====================================
狐之助颤巍巍的走过拔刀在它头上比划的刀男们,这已经是这个星期的第五次了。
“呜呜呜,索罗亚克大人,求求您了,下次您能不能来本丸门口接我啊,太恐怖了!您是怎么……”
“居然想让主来接你……压切你!”
“啊啊啊!对不起!”
“好了好了,长谷部,狐之助过来。”索罗亚克帮狐之助顺顺毛“你又是来说那件事的吧。”
“是啊是啊,索罗亚克大人,时之空隙里出现的那两股强大的黑暗气息,只有您能破解啊。”
长谷部听闻狐之助又是来游说那件事的非常激动炸毛“不行!上次那一只怪物就让主受伤了,至今未痊愈,这次有两只你们居然还想让主去冒险!”
我的伤根本不是那个怪物干的好吗,长谷部你是选择性失忆吗。算然心中不住吐槽,但还是伸手帮炸毛的长谷部顺了顺毛。
“是啊,我伤还没好,现在就去冒险是不大合适。”
“可是,可是这次政府非常重视这件事,奖励非常大的。”狐之助努力的向索罗亚克推荐。
“真的真的非常大,说是只要成功了,就有四十万小盼啊。”
“奖励再多也比不上主的身……”一把捂住长谷部的嘴。
“哎,等等,你说多少?”
“四十万……一只。”
“我接了我接了!回去告诉政府我接了!”一把捞起狐之助发挥了自己最高机动,甩开想阻拦的长谷部,来到本丸门口一脚把小狐狸
踹了出去,反身关上门,堵住了准备追出去的长谷部。
“大将,你的伤还没好透。”药研首先不赞同的皱眉。
“嘿嘿,没事没事。”
“小姑娘不准备向我们解释解释吗。”
“解释啊……那个三日月,其实我是有想买的东西,所以这次赚的钱能不能都给我。”
“如果我拒绝呢。”
索罗亚克叹了口气“唉~那我只能偷偷多接几次这种活了。”
“主将你!唉……算了算了。”三日月无奈的摇摇头。


当索罗亚克再次出现在本丸的时候,背上有一条狰狞的抓痕,血染红了衣服,手上脸上也有些血口。
药研和光忠黑着脸小心的帮索罗亚克擦试着
身上的伤口,特别是背上深可见骨的抓痕。
他们心里都憋着一股气。
“药研光忠,你们等下陪我去次万屋好不好,这次的奖励我拿到啦,啊哈哈哈~”
听着少女欢快的口气,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根本没人知道她刚受了这么大的伤,光忠和药研只觉得自己心口的位置非常痛苦,到底是什么,让她这么看重,不惜自己受伤也要得到。

光忠看着索罗亚克捧着一个大纸箱从万屋出来,自觉的接过手,药研则快速上去扶着她,防止她动作太大拉到伤口。
“嘿嘿,终于买得起了,我们先回去,回去了在告诉你们是什么。”



“孩子们!我回来啦!哎呦……”一激动扯到了伤口,本来想扑上去的短刀们听到她抽气,猛的想起她还有伤,立刻乖乖围在一边。其它刀靠不过来,则在稍远的地方好奇的看着。
“来来来,光忠,帮我把箱子打开,里面东西所有刀一人一个,多的备用。”
箱子打开的时候,满满一箱的御守刺伤了所有刀的眼睛。
“大将,你说想要的东西是御守?”药研擦擦眼睛问出了大家想问的问题。
“是啊。”
“小姑娘,你把所有钱都拿去买御守了?”三日月不可置信的问。
“哦,没有啦,呐,这是多下来的,给你。”
索罗亚克不好意思的把所剩不多的小盼塞到三日月怀里。
好像是用的有点多哦……
三日月已经震惊的不知如何开口了。
“呜……呜呜呜,大将,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爱哭的五虎退最先忍不住大哭起来。
“呜、呜呜”其它短刀们也有控制不住的开始呜咽。
“哎?哭什么啊?”最见不得人哭的索罗亚克终于忍不住逃离“我先去休息了,光忠你等下来找我哦。”

“主将,我进来了。”进门看见索罗亚克坐在窗边,便自觉走到她身边坐下。
索罗亚克看了看烛台切光忠,纠结了下,拿出一个东西塞进光忠手里,御守.极。
“咳咳,嘛,老板说只有一个,所以我……我……”
光忠一把抱住索罗亚克,把头埋进她的颈中“你真傻。”

啊哈哈 我被打开奇怪的脑洞了
我要开车!别拦我!
链接在此自己玩吧,顺便告诉我是啥
http://test.pracg.com/html/MobileEvaIndex.html?id=5902e2d6da2f60005df06ddf

(刀剑乱舞)今天也在努力刺杀审神者(番外)

今天也在努力刺杀审神者(番外)
当审神者来姨妈怎么破
喵哈哈哈 来姨妈肚子好痛 我不管我要放飞自我
严重ooc注意
主 烛台切光忠×审神者 副all审神者
====================================
当时间快接近中午,光忠终于忍不住前往审神者的寝室。
扣扣 ——
“主,我进来了哦?”虽是疑问句,金瞳的付丧神却毫不犹豫的推开门。惊讶的看到少女老老实实的缩成一团,蜷缩在被窝里。看不到少女平时乱七八糟的露着白肚皮的睡姿觉得有点可惜。“主?怎么了吗,还很困吗,早饭我放在这里了哦,再不起来吃我就收走啦。”
“嗯,你收走吧,我不饿……”从被窝里传出嗡嗡的声音。
“好的,那我就放在……嗯???你说什么?”本来笃定被窝里那一团会马上跳起来的光忠,突然怀疑自己的耳朵。
“光忠,对不起~我不太舒服,不想吃东西。”毛茸茸的头从被窝里露出来,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怎么了?”摸摸索罗亚克的脑袋,光忠担心的说“不舒服到不吃东西,难道……吃太多吃坏肚子了?”
“什么吃太多!我、哎呦……”索罗亚克一激动从床上跳了起来,动作太大马上怂了。
“好好好,乖啊,你先休息下我去找药研。你别乱动啊。”
“哎,等等,这个找药研是看不好的……等等啊……”尔康手

哒哒哒,一大堆短刀涌进来。
“主将,你没事吗,听说你吃多了肚子疼?”
“大将大将,要我帮你揉揉肚子吗?”
“大将大将,我摸摸你的头可以吗?”
“大将大将……”

等等等等,什么情况,看着一堆短刀围在自己身边七手八脚的摸着自己。
乱,你不是要揉肚子吗,怎么越摸越往上?
退退,摸头就摸头不要往下啊!
哎哎哎?谁在摸我大腿?
救命啊~
“好了好了,主将现在不舒服,大家别吵他了。”栗田口的“良心”一期一振终于出现了。
“是~”短刀们非常整齐的回答,乖乖往后一退。
满意短刀们的乖巧,一期一振走到床上坐下一手扶着索罗亚克坐起来,一手在肚子上轻轻抚摸“怎么不舒服了?吃坏了?乖,药研马上就来了。”
“不是,不是啦,我在你们心里只知道吃吗!”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你们这什么意思,好尴尬啊。
“不是不是!我是生理期啦!”
“生理期?哦,那就是这里不舒服了……”一期一振手从胃渐渐往下,摸到了小腹,又慢慢的更往下。
“一期哥,让我看看吧。”药研一跨进门就看到一期一振抱着索罗亚克,手摸在很微妙的地方。
“药研,我没事啦,只是生理期,求你别检查了,我休息休息就好。”艰难的抓住一期一振作恶的爪子按牢。
一期一振看着紧紧抓着自己手的小白爪子,忍不住勾起嘴角,低头在毛茸茸的小脑袋上亲了下。

终于把大家都赶出去可以好好休息了,好感动。
啪~门又被打开。
又是谁!刚想跳起来炸毛,看到是光忠托着一个托盘进来了。
“主,乖,饭不吃喝点汤好吗。”
“哎,可是我”
“来,我喂你”不给她拒绝的机会,舀起一口汤吹了吹,递到嘴边。
纠结了一下,最终屈服在光忠的淫威之下,乖乖喝汤。

“听说生理期要别人揉揉肚子才会好?”
咦,你听谁说的,刚想开口就被塞了一口汤。
“原来真的是这样,那主,等下我陪你睡吧,顺便帮你揉揉肚子。”
不不不,不要啊,又是一口汤。
“好的,就这么定了。”
等等等等,光忠,你在自问自答吗,你什么时候get这个技能的!

背后紧贴着光忠,平时握刀杀敌的手,此时正温柔的一下一下揉着肚子。
呜~好舒服,忍不住发出呜咽,又往身后蹭了蹭,突然感到有东西顶着,伸手往身后人腰上拍了一下。“光忠,你本体顶着我腰了,挪一下吧,嗯?”本体在腰上,那顶着我的是什么!!!
“主,等你生理期过了,我来好好教你这是什么哦~”

====================================
嘤嘤嘤,肚子痛,我要摸短刀大腿!我要光忠抱抱!我要开车!!!

(刀剑乱舞)今天也在努力刺杀审神者(4)

今天也在努力刺杀审神者(4)
接手黑暗本丸
高战力审神者
ooc注意 玛丽苏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啊哈哈 第一次写文好激动
====================================
这大概是接手这座本丸来最好的一顿饭了
索罗亚克不停往嘴里狂扒饭,然后深吸一口炸猪排的香味,继续狂扒饭。
等饭吃完了,最后一口一口的慢慢吃着炸猪排,眼里还带着微微的泪光。
真不是我夸张啊,一个多月只吃白饭,还是混杂着各种毒药的白饭谁受得了。

众人一脸黑线的看着她夸张的吃法,本来是想问完话再吃饭的,但被那气势惊的没人能开口阻止。

光忠和药研也非常无语,平时是有多虐待她吃饭啊,嗯……大概……好像……好吧,我们错了。

看着她终于吃完最后一口炸猪排,还不舍的舔舔嘴上的油,三日月终于开口了
“主,能请你解释一下今天发生的事吗?”
“嗯?哦。”听到三日月的声音索罗亚克从炸猪排中回过神来“其实今天我们去的地方是时间的空隙,我们看到的那只黑狗是……怎么说呢,就是和敌军差不多性质的东西。”
索罗亚克挠了挠头“这么说吧,敌军短刀的暗黑气息是1,太刀是5,检非是10的话,那些家伙就是50。今天不巧,碰到的算是小boss一样的家伙。”
“所以,你一直是在和那些怪物战斗吗。”
“是呢。”索罗亚克看看大家“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其实是我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扫荡的太快,所以引起了政府的注意,他们就来找我问我愿不愿意去干些危险一点但是奖励比较高的事。说是时间空隙出现了大量的暗黑气息,派去的审神者大部分都重伤之后强行传送回来了,怕引起恐慌就一直封锁着这件事,那里的传送阵也只有我打得开。”

“那我们难道一点忙都帮不上吗?”不能为主分忧让长谷部非常的黯然。
“不,长谷部,我有非常重要的事要拜托你。”
“哎?是!请说!”
“那些文件请你帮我做掉些好吗,白天战斗晚上用脑什么的,我觉得我快不行了。”
“好的,请务必交给我。”此时长谷部如果有尾巴的话,一定是狂甩的。
“那我们有事能帮得上吗”三日月看着索罗亚克略带期待的问。
咦咦咦,三日月居然会问我要不要帮忙,我傻了吗。
“额,不,你们干嘛突然想帮忙。受什么刺激了吗。”
“哈哈哈,抱歉,忘记向主报告了,其实我们讨论过了。”三日月正身做好对索罗亚克认真的说“很抱歉我们这些日子的无理,但是我们接触下来发现您和过去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但是我们一直不愿承认,请您原谅。”
三日月带领所有刀们对索罗亚克微微欠身。

“哎,这么说来,我是被承认了吗?真的吗,太好了!”索罗亚克激动的跳了起来,呀呼~“那么,我也再次请大家多多指教了。”

“啊,还有一件事”一期一振带着乱站了起来,来到索罗亚克身前深深的一鞠躬
“非常抱歉,乱对你所作所为。”
“对,对不起。我真的……”
“没关系的,乱,我知道你有心结,你不是故意的,我没在意哦,乖乖。”伸出手轻轻抚摸乱的头顶“快起来吧,你们快去吃饭吧。”
“谢谢你”乱摸摸自己的头,和一期一振回到座位,头顶的温暖似乎暖到了心中。
“说起来我也该想你道谢呢。受伤的我可是非常不帅气啊。”光忠笑着把自己的猪排分给索罗亚克,又帮她把饭添上“以后请让我为您多做些食物吧。”
“真的真的真的!光忠……”索罗亚克一听到食物便顾不得其它感动看着光忠。
“哎”
“光忠麻麻!”一头扑进光忠腰间抱着不放。
“!……”被抱着的光忠一抖,犹豫了一下,把手放在怀中人的背上轻轻拍着,虽然麻麻这个称呼不太帅气,不过,能被抱真的非常高兴啊。





“大将,你腹部的伤口怎么没什么变化啊。”
药研已经为索罗亚克换了一个礼拜的药了,但是伤口似乎好的非常慢啊。
“嗯,别在意,我的伤口不太容易好,比一般人慢。”索罗亚克心不在焉的回答着,看着药研的大白腿纠结着要不要扑上去来个膝枕,最后心一横扑了上去。
药研惊讶的看着扑在自己腿上的索罗亚克,还厚颜无耻的蹭了蹭,这算是撒娇吗,大将在对自己撒娇吗,好高兴。
“大将,你累了吗,那就休息一下吧。”边说边一下下的帮索罗亚克顺毛。
“嗯……”
不,我不累,我只是想摸大腿。不能这么说吧!本来不太想睡觉的少女,还是被药研温柔的手摸得睡着了。

(刀剑乱舞)今天也在努力刺杀审神者(3)

今天也在努力刺杀审神者(3)
接手黑暗本丸
高战力审神者
ooc注意 玛丽苏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啊哈哈 第一次写文好激动
====================================
自从接手这个本丸后,过了一个月,
每天一出房间先是鹤丸惊天一砍,
然后是躲在走廊转角的乱一刀刺了上来,
最后吃饭的时候嚼着里面撒着毒药的纯米饭(没有配菜)
嘤嘤嘤,我是毒药无效,但我不是味觉无效啊,光忠药研,你们前两天好歹是给我吃无色无味的毒药,这两天连味道都不管,开始放奇怪味道的毒药了,嘤嘤嘤,我不要啦
每天看着你们吃菜吃肉我吃白饭也算了,为什么现在连白饭也不给我吃啊,我的小盼不是都交给你们了嘛,我只要求吃一顿饭过分吗过分吗!
“我吃饱了,先出战啦。拜拜。”努力扒完一碗奇妙味道的白饭后,索罗亚克逃也似的准备出门
“等等,主,你每天都自己一个出战到底是去哪里啊,请把我们也带上吧。”长谷部挡在索罗亚克的面前
“是啊~你一定是去一些没什么敌人的安全地方吧,不然怎么会每次都无伤回来,还带好多玉刚和其它材料。”一直不怎么喜欢索罗亚克的乱在一边附和
“不行,我去的地方太危险了,你们练度太低,我不同意。”索罗亚克难得严肃的看着他们。
“哼,什么危险,我看你是做贼心虚吧。”乱嘲讽到“不然就带我们去啊。”
“喂喂,我不是开玩笑,我去的战场和你们平时去的可不一样。”
“主,请你带我们去。至少我们要知道你每天都在干什么。”长谷部也不让步
“哈哈哈,是呢,小姑娘,你每天这样不见人影可不好吧,我们的确不知道你到底在干什么,我们能去的战场都没有你的气息啊。”三日月挡在索罗亚克的另一边。
索罗亚克看着大家的表情,知道今天如果不答应他们绝对就没完了,叹了口气,“好吧,那你们绝对要听我们的指挥,不要冲动。”索罗亚克推开三日月与长谷部
“我去准备一下,你们先想想谁去,我建议尽量找隐蔽高或速度快的。”
“好的,放心吧。呵呵……”乱笑笑,并不在意她的认真。
三日月看着大家,那谁去呢。
最后的出站安排为
乱藤四郎
压切长谷部
烛台切光忠
药研藤四郎
江雪左文字
三日月宗近
索罗亚克看着这队形无奈扶额
……三日月,爷爷,你不快也不隐蔽好嘛
还有乱 你是去找机会干掉我的吧
光忠药研,你们是去找新型毒药的吧,我都看到袋子了
江雪大师,你一脸不高兴的干嘛要跟出来啊!
心累……想罢工
“准备好了,开始传送!”
等传送阵散去,出现了在了一片草原上
“你们听好,等下出来的敌人可是和你们寻常看到的不一样,一有什么不对,就跑,知道吗”索罗亚克再次认真嘱咐他们。
“知道了知道了。”乱不耐烦的挥挥手。
突然草原上凝固起了大片黑雾,黑雾不断合并不断聚拢,然后猛的爆开。
从黑雾中出现一只巨大的黑色动物,像是狗却和象差不多大。
刀男们怔怔的看着它,从它身上他们感受到了强大的黑暗气息。
“楞着看什么,全后退。”
索罗亚克用力推了他们一把,皱眉看向黑狗,开什么玩笑,一来就碰到这种。
然后四肢着地化为一只黑狐和它战在一起。
一边撕咬着一边慢慢把它引的远离他们,黑狗好像知道她的意图,猛的转头对着他们吐出一道黑气。
“小心!”光忠一把推开离得最近的药研,一个人承受了所有黑气。
索罗亚克焦急的不停和黑狗缠斗却无法立刻打败对方,黑狗又称她分心看向光忠时又吐出一道黑气,这次索罗亚克不顾一切的扑上他们,把他们护在身下,在她努力挺着黑气攻击时突然感到腹部一凉,
乱操着本体一把刺进了黑狐的腹部
“你滚!不用你假好心来保护我们,你逃啊,让我们看看你的真面目啊。”说完拔出本体又刺一刀“你滚你滚!”
“闭嘴!”索罗亚克猛的爆发,掀开了在自己身上不断攻击的黑狗。趁它未起身一口咬住了它的咽喉,结束了这场战斗。
索罗亚克变回人身看着他们“我说了,你们是我的刀,我的付丧神,我一定会保护你们的。”
“回去吧,传送阵!全体召回!”
等再次出现在本丸时,所有刀们都围了上来
看着昏迷的光忠,不断哭泣的乱,和浑身是血的索罗亚克不知该说什么。
三日月看着众人想问却不知该从何问起的表情,努力理了理思绪,“大俱利伽罗你送光忠去手入室,一期一振你看看乱怎么样,药研你帮主看看伤势,其它想知道发生什么的和我去饭厅,我告诉你们。”说完三日月不放心的看了看索罗亚克,还是带着大部队走了。

“主将,你不能给自己治疗吗?”药研一边温柔的给索罗亚克腹部包扎一边问。
“呵呵……我救得了所有人唯独救不了自己。”
索罗亚克心不在焉的回答“差不多行了,这种小伤没事的,我们去看看光忠吧。”
“这可不是小伤啊……还有,我代乱向你道歉,他以前非常喜欢前任审神者,却也被伤的最深,所以……”药研低下头尽量不看索罗亚克的表情
“没事的,我不在意,我也希望你们能慢慢了解我,我和你们原来的渣审不一样。”索罗亚克温柔的伸手抚摸着药研的头发“走吧,去看看光忠,我有不好的预感。”

刚走到手入室门口,大俱利伽罗一把推开门冲了出来,看到药研不由分说一把把他拉了进去,索罗亚克紧跟其后。
只看到光忠不停在床上痛苦的微微挣扎,冷汗狂流。
“这是梦魔,也算心魔。就是那个黑气造成的。”索罗亚克看着光忠痛苦的表情着急说到“现在,我去他的梦中想办法把他拖出来。”
“梦中?怎么去?出不来怎么办?”药研紧张的拉住索罗亚克的手,“出不来就永远醒不过来了,不论他还是我。”
“好了,时间宝贵。”索罗亚克拉住光忠的手,然后把额头与光忠的额头贴合着,闭上了眼睛。

好热,好烫,好痛苦
一阵阵痛苦的情绪向着索罗亚克不断袭来
这里是哪里?大板城?对了,光忠的噩梦,火烧大板城!

得快点找到光忠,努力向温度最高的地方走去,好烫!火啊,真是麻烦了。
“光忠?”终于找到燃烧的最厉害的房间,打开门,看到一脸绝望的光忠坐在火中。
“出不去……”
“光忠,快走!出的去的,我带你走!”索罗亚克一把扛起比自己还要高大的付丧神,一把拿起被烧的滚烫的光忠本体,努力的向外跑。
“没用的,出不去的……”光忠失神般的喃喃自语。
“出的去,一定出的去。”索罗亚克也不停说到。
就在走下几层楼梯时,空间像是扭曲一般,波动了起来,他们再次回到了光忠刚刚待的那个房间
“你看,没用的,出不去……”光忠绝望的闭上了已经。
索罗亚克看了看房间,不由分说再次扛起光忠就跑,这次是在下了十几层楼梯的时候再次被拉回。
这回索罗亚克连光忠说话的机会都不给,直接扛起他就跑,比刚才离出口更近了


一次次努力,终于到出口了
“没用的啊,你为什么还不放弃。”
“谁说没用,我们出来了,不是吗”
“那又怎么样,我们还会回去的。”
“当然有关系,光忠,你不觉得痛了吧。”
“什么?”
“之后几次都赶在火烧起来之前把你带出来了不是吗?”
“光忠,痛苦的回忆早就过去了,不要把自己关在回忆里,如果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话。”
索罗亚克看着光忠笑了“你别怕,不管几次,我都会把你带出来的。”
光忠惊讶的看着索罗亚克,慢慢也笑了“是啊,谢谢你,主将。”
当光忠再次醒来时,看到的是索罗亚克放大的脸,贴的如此的近,嘴唇都快擦到脸了。
光忠慌张的坐起,拉起了半趴在自己身上的人,被一拉怀中的人也努力张开了眼睛。
“光忠?太好了,没事了,先让我缓缓,今天发生太多事了,让我好好……缓一缓……”
索罗亚克再次无力的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
看着她疲惫的侧脸,光忠只觉得心中有一股难以言语的微妙情绪。



(刀剑乱舞)今天也在努力刺杀审神者(2)

今天也在努力刺杀审神者(2)
接手黑暗本丸 all女审
高战力审神者
ooc注意 玛丽苏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啊哈哈 第一次写文好激动
====================================
三日月看了看大家,对索罗亚克说“这样吧,我们商量一下谁先,你先去茶室休息一下吧。”说完便不等少女回答便让五虎退带着索罗亚克去茶室休息。

刀男们开小会啦~~~~

“三日月,为什么不杀了她!”
“哈哈哈,我觉得我们一起动手也不定是她的对手哦,特别是我们现在基本都受着伤,灵力也快撑不下去了。”
“那又怎么样!人类没一个好东西,谁知道她会不会……”
“我们都需要治疗,就算要杀她,也要等我们都治好,有最大把握的时候吧。”
“是啊,再说人类并不是都那样,我们不能因为被一个人伤害过就放弃所有人吧。”
“闭嘴,你个忠犬。”
“你说什么,压切了你。”
“至少她帮短刀们都治好了伤……我们或许可以试一下,不管怎么说,总要给她个机会吧。”
……
“哈哈哈,看来决定了呢。”





索罗亚克一个人待在茶室,无奈的趴在桌上,什么讨论下谁先治疗啊,估计是讨论一下怎么处置我吧,啊啊,难道要每天过着高度紧张的日子吗,心好累。
在幻想了一百天未来悲惨的生活后,三日月终于过来了“主,请你先开放修复室吧,修复室被前任审神者封印了,我们无法打开,只要待在修复室我们便能自行治愈。”
“好的,带我去吧。”索罗亚克起身。

看着面前几扇锁着链条的门,上面满是刀痕。
索罗亚克抬手丢了几个火球,打碎了封印。
太狠了,前面那个审神者是谁啊,麻蛋,就是个渣渣,不但虐刀,还不准他们修复,居然还上封印,如果来的不是自己说不定还破不了,麻蛋,要是以后被我撞见……
三日月看着她轻易打碎了封印,还是有点汗颜的,这个封印我们几把太刀,打太刀攻击了多少次都一点反应没有,最多有一点刀痕。
索罗亚克走进修复室,感觉到这里灵力比外面更充沛便对三日月说“三日月先生,能让一间房给我为大家治疗吗,在这里我应该能治疗更多,说不定今天都能治疗完毕。”
“好的,那我让大家过来。”

第一个进来的是长谷部
“你好,长谷部,请坐在这里,然后把手给我。”
“哎,手吗?”
“是的。”
长谷部狐疑的伸出手,少女握住了他宽大的手开始使用能力,长谷部只觉得一股清凉的力量不停注入,身上的伤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快速痊愈。
“好了,请叫下一个。”
“啊……啊啊……是!紧遵主命!”长谷部还没惊讶完,治疗已经结束。他楞楞的看着自己的本体,上面一点划痕都没有了。听到少女出声才从惊讶中回神,习惯性的回答到。
看着长谷部楞头楞脑的样子,索罗亚克不自觉的轻笑出声。
长谷部看到索罗亚克笑了,立马脸红。“抱歉,我这就去找下一个!”

帮大家治疗完后,基本上都是直接治完就走,也有极个别的会突然刺上一刀,不过然并软。比如鹤丸,突然拔刀砍了过去,却被索罗亚克随手用一把没看过的奇怪短刀挡住,然后淡淡看了他一眼说“下一个。”
再比如和泉守兼定治疗完后光明正大的一刀砍上去,她又随手掏出一把巨大的镰刀挡住了,和泉守看了看自己的本体打刀,又看了看她的镰刀,转身哭着跑走了。
啊……怎么把镰刀拿出来了,嗯,条件反射。
(注意注意!女主的武器是一把匕首一把镰刀哦,啊哈哈哈 我最喜欢这两个武器啦)

(刀剑乱舞)今天也在努力刺杀审神者(1)

今天也在努力刺杀审神者(1)
接手黑暗本丸 all女审
高战力审神者
ooc注意 玛丽苏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啊哈哈 第一次写文好激动
====================================
走进门先入眼的是一颗巨大枯萎树。
继续走进昏暗的走廊,猛然一把短刀破空而来,直刺少女咽喉。
少女一偏头一闪身,闪过了短刀与持刀的少年。
那一刺像是暗号,瞬间从走廊的暗处闪出了好几个持短刀的少年,开始对索罗亚克进行攻击。
索罗亚克叹了一口气,左躲右闪,少年们竟是无法对她造成任何伤害。
渐渐的少年们开始体力不支,动作慢了下来。
“别打了,你们都受着伤,灵力也快供不上了。我不是来伤害你们的,我也不想看到你们受伤。”
“你不是来处理我们的?”听闻少年们惊讶的停下攻击,但任然警惕的看着少女。
“是啊,我是新来的审神者,我叫索罗亚克,你们看,政府怎么会派一个人来处理你们呢”“哈哈哈,真是抱歉,原来是新任的审神者啊。”房门打开,出现了一个异常俊美的男子,微微的笑着,眼中却满是冰冷,手中也拿着一把出鞘的太刀。
“三日月宗近?”
“哈哈哈,是呢,你知道我么。”
“嗯,能请你让我见见大家吗?我想看看大家的伤势。”
“可以,这边请。”
三日月侧身示意少女,索罗亚克往前走了几步,转头看了看短刀们,然后转向三日月。
“三日月先生,请把手给我,我想我还是先为你们治疗吧。”
“哦?”三日月深深的看了眼少女,默默的伸出了左手,右手紧紧的握着刀。其他短刀们也紧张的看着看着少女,握紧了手中的刀。
索罗亚克尽量的慢慢抬起手握住了三日月的左手,让大家看得到她的动作,了解她并无恶意。她握住三日月宽大的手后,开始使用自己的能力,三日月惊讶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居然痊愈了,没有进修复室居然痊愈了。
看到三日月惊讶的样子索罗亚克笑了“惊讶吗,这是我的技能哦。不过我没有群体治愈的技能,而且这个技能算是急救技能,所以还是需要修复室的。”放开三日月的手,对着短刀们慢慢蹲下“来,孩子们,让我帮你们治疗吧,没事的。”
短刀们看向三日月,见三日月微微点了点头,短刀们便自觉排好队一个一个把手交到少女手中。
三日月看着少女,若有所思。
过了没多久,等把短刀们都治好,少女站了起来,转头看向三日月“我们走吧。”
三日月转身示意少女跟在自己身后,而短刀们则跟在最后,一起往前走去。
等走到走廊尽头,打开了尽头唯一的大门,昏暗的室内闪现着一双双暗红色的眼睛,三日月带着少女走入室内坐到主座。
少女先站了起来,向大家微微一鞠躬“大家好,我是新来的审神者,我叫索罗亚克,我希望大家能理解,我并没有恶意。而且我很愿意帮大家治疗。”说完索罗亚克看着大家对自己话的反应,除了刚刚自己帮忙治愈过得短刀们,其他人脸上充满了怀疑的表情,有的甚至是厌恶。
三日月也观察了一下大家的表情,
然后才开口“刚刚发生了什么大家也看到了,我觉得大家是不是应该先给这个小姑娘一个机会,至少应该先让她帮我们治疗。”
“是的,不管怎么说,请先让我帮你们治疗。”少女附和三日月的话。
看着大家都默许了,索罗亚克对三日月说“那现在就开始吧,三日月先生,你能让大家排排队吗,今天我估计治疗不完,让重伤的先来,可以吗。”

(刀剑乱舞)今天也在努力刺杀审神者(序)all审神者

今天也在努力刺杀审神者(序)
接手黑暗本丸
高战力审神者
ooc注意 玛丽苏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啊哈哈 第一次写文好激动
有点慢热 前面先写写怎么开始可能有点无聊
====================================当她再度张开眼睛的时候,周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什么鬼……”
“您好,恭喜您被选为第六批审神者……”一只带着奇怪面具的小狐狸甩着尾巴努力抬头看着少女。
“式神?”少女体贴的蹲下身体,伸手抚摸了一下小狐狸的头“审神者?嗯……看来碰到麻烦的事情了呢。”
听到少女的话语小狐狸连忙抬起头解释“不麻烦不麻烦!只要指挥队伍打败敌人就行,审神者不出战也没关系的!”
看到小狐狸紧张的样子少女轻笑一声
“呵……没事,这件事我听说过。嘛,总比在那个世界好。”
“太好啦。大人那能请您签契嘛。”
一章带着灵力的纸凭空出现,少女看都不看直接在纸上输入了灵力,按上了手印。
看到少女爽快的签了契约小狐狸舒了一口气然后像是想起来了什么颤巍巍的说“大人,那个……这个……其实吧……因为您的能力强大,所以政府决定让您接手一座黑暗本丸。”
“什么!麻蛋!刚刚你不说!”少女突然炸毛,一把抓住狐狸尾巴提了起来。
“嘤嘤嘤!对不起!但是但是我再签不了契我就要被解雇啦!我不想消失!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o(╥﹏╥)o小狐狸不停哭着蹬腿挣扎。
听到这些话少女一个激灵喃喃自语“消失……是啊,谁不想活下去呢……”
“审神者大人……”小狐狸停止了挣扎双眼含泪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呼……算了,对了,不要叫我大人,我叫索罗亚克,小狐狸,你呢?”
“狐之助!我叫狐之助!索罗亚克大人,谢谢您的宽宏大量!我我我,啊这不会是您的真名吧?不行哦不行。您不能把真名告诉任何人哦,特别是等下要见面的付丧神们……”被少女放开了尾巴的狐之助开始努力向索罗亚克进行详细的说明。
半小时之后
“停停停!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不算是真名啦!还有,审神者这件事我知道的别说了!”索罗亚克受不了的一把捏住狐之助的嘴巴“现在我们先去本丸看看吧。”
“啊,是,非常抱歉,好不容易有人愿意听我说话,得意忘形了。那我们走吧。”
周围的黑雾尽散,索罗面前出现了一座巨大的房子,笼罩着浓烈黑暗气息的房子。
“那索罗亚克大人,请您加油,活下来,再见。”
看了看逐渐消失的狐之助,索罗亚克走向大门心中不住的吐槽,啊啊啊,为什么别人当上审神者是广开后宫,我却要冒着生命威胁啊,不开心,好委屈,嘤嘤嘤
深吸一口气,索罗亚克用力拍了下门。
吱呀~
门意外的被拍开。
少女犹豫了一下,义无反顾的走进了黑暗中。